当前位置:首页 > 湖北 > 荆风楚韵 > 正文

探访江城铸钟人他们创造了“世界第八大奇迹”

2016年04月26日 11:55    作者:文/本报记者赵雯 图/本报记者曹大鹏    来源:楚天金报    [纠错]

 

   精心打造蜡模 

  1978年的随州擂鼓墩,一座2400多年前的古墓“轰”的一声被打开。这,便是举世闻名的“曾侯乙墓”,更让世人惊叹的是,历经2400多年,重达2567公斤的65件大小编钟,仍整齐地挂在墓中木质钟架上。

  编钟出土后,文化部专家们赶到随州,对全套编钟逐个进行测音,还在现场演奏了一曲《东方红》,千古绝响举世皆惊。其高超的铸造技术和良好的音乐性能,改写了世界音乐史,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

  如今,我们在湖北省博物馆、武汉音乐学院等地都能欣赏到编钟演奏,省歌剧舞剧院的艺术家们更是将《编钟乐舞》带到了世界各地。其实 ,这些公开露面的编钟都是江城的专家们“克隆”出来的“高仿”品。近日,记者采访了这群隐于闹市,用最古老的手艺,让千年编钟重现金声玉振的“江城铸钟人”。

  探究古人之法数十载,难得精髓

  如果原版的“曾侯乙编钟”要送到外地去展览,省博物馆就会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编钟代替,这套编钟便出自武汉机械工艺研究所的专家们之手。这家研究所深藏在东西湖一个偏僻的城中村边,很多人都不知道,在这个简陋的小楼里,有这样一群制作编钟的人。

  从1979年开始,我国考古、音乐、机械等方面的众多专家就开始研究复刻“曾侯乙编钟”。首次复制耗资百万,历时五年才最后成功。

  研究所高级工程师陈世辉向记者介绍,制作一套编钟的工序十分复杂。首先要用电脑将原始数据进行细致的分析成图,然后用蜡和硅胶等定型材料进行雕模、制模、翻模,最后再进行青铜浇铸,全部成型后,想要编钟发出准确的声音,还要进行定音、打磨等工艺流程。而这套流程也与记载中古代制作编钟的“陶范法”十分相似:“这里的铸钟人传承两千多年前的工匠精神。”

  从1979年开始,武汉机械工艺研究所的陆仲生便投入到编钟复制的工作中,负责制模工序。如今他已经64岁了,又被研究所返聘回来,大家都说他是“国宝级”铸钟工匠,做编钟少不了他。回忆复制第一套“曾侯乙编钟”时的故事,陆工回忆道:“上世纪70年代末,我们的技术水平还很落后,研究过程异常艰难。当时还没有光谱仪,为了得到编钟的成分,只能将编钟上的一些浮渣带回来研究,经过反复试验,不断推倒重来才找到了编钟的青铜‘配方’。”

  做了快40年的编钟,陆工说:“我们经常惊叹于古人的高超智慧。原版编钟上很多蟠虺纹,细密精致,像头发丝那么细,即使是今天的科技水平也很难达到一模一样精细程度。”而负责翻模工序近30年的李成功工程师也笑言:“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有生之年可以真正做出像原版那么精致的一套编钟。”

  金声再现,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要把编钟做得形似并不难,但是要做到一样精美,说实话,现在我们的手艺还达不到2000多年前的水平。而要与原编钟的发音一模一样,更是十分考验手艺。”陈世辉说。

  古人用“陶范法”铸造了编钟的外形,它内在音符是工匠用耳朵听出来、用石头磨出来的。遗憾的是,古人没把“怎么磨”这项技术用文字记录,传承后世。

  武汉机械工艺研究所的全国劳动模范、年近六十的高级工程师刘佑年,从1992年就开始了编钟调音之路。普通人能听出哆、来、咪,而刘佑年却能听出“哆”与“来”之间的1/20,因此被称为拥有一双“金耳朵”。从翩翩少年到满头白发,刘佑年坚守“铸钟王国”已30年。其间,经他打磨调音的编钟多达千余口。

  打磨过程中,先要调整好钟体姿态,调音师拿着砂轮机,磨一阵,用机器测量一下,再磨一阵,再用机器测量,直到磨出符合标准的乐音。特别是“曾侯乙编钟”,在几千年前就实现了“一钟双音”的伟大创举,这种复制对编钟材质的配方、钟体大小、钟壁厚薄与音高要求严格比例才能实现,对打磨功夫要求极高。

  陈世辉告诉记者,制作编钟的每一个环节都十分关键,稍微有一点疏忽,都意味着这只钟要废弃:“虽然已经做了几十年,但如今每套编钟做下来都要返工几十个。一套编钟由几十个零部件组成,任何一个部分的厚薄、粗细不一样,发出的声音都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编钟原本耀眼闪烁,色如黄金

  铸钟几十年,包括刘佑年、陈世辉在内的很多高级工程师都退出一线工作,致力于培养年轻铸钟匠和编钟文化的推广。陈世辉说笑道:“我们的同行,经常一边看电视一边吐槽,现在的影视剧太误导年轻人了。”

  原来,青铜器在古代用于制作兵器和日常用品,可谓“铜贵如金”。无论是祭祀、日用还是装饰,青铜器都是非富即贵的人才能使用的。青铜本身呈香槟色,像黄金一样金光闪闪。不仅如此,为了防止青铜被氧化,古人还会做一些防氧化措施,而且水平之高,非今人所能想象。最典型的例子之一,是一把千年不锈的剑、湖北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越王勾践剑:“我们现在看到的青黑色都是经过数千年在地下被土里的矿物质侵蚀氧化而成。所以,每次,我看到电视里有人敲着青黑色的编钟,还拿着‘出土版’器皿喝水,都觉得很好笑!”陈世辉说。

【责任编辑:萌萌】

分享到:
11.7K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